高温老化房

史上第一把紫砂壶长这样
发布时间:2021-09-08

  相传在明代正德年间,进士吴颐山在宜兴的金沙寺复习迎考,随行的只有书童供春,每天主人在房间看书,供春便在寺里无所事事。

  有一天,正在寺里闲逛的供春听到后院传来叮叮咣咣的敲打声,好奇心驱使他一探究竟,原来是金沙寺的老和尚正在忙着制陶壶,这激起了供春极大的兴趣,于是他每天都到后院偷看老和尚制壶。

  看过之后,老和尚的手法、泥桌上平铺的图纸、制壶用的工具每一样都在供春的脑海中晃来晃去。于是供春决定,自己制壶!

  下定决定之后,供春在偷看时便会留心老和尚制壶的细节,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凭着白天的记忆将图纸默绘出来,再按照印象中老和尚的手法将泥巴抟成型。一来二去,自己摸索制出的壶倒也有模有样。

  一天夜晚,供春偶然间看到月光照在金沙寺旁大银杏树的树瘿上,忽然心里一亮:这不正是一把从未见过的茶壶么?于是供春细细观察,并将看到的形态一一绘制下来。

  可是开始制作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原来供春平常用的普通泥很难制成自己想要的形状,而且粘性不好,烧制的时候很容易裂开,要想制出一把好的新式茶壶,只有顶山镇黄龙山洞里“五色土”才可以。可是这土价格极高,根本不是一个小书童能买得起的,这让供春的制壶计划一下子落了空。

  但是供春并没有放弃,偶然一次偷看老和尚制壶时发现,老和尚每次制壶结束都会在后院的小水潭里洗手,他来到这里,伸手往水里一捞,小水潭里果然淤积了厚厚一层极细极柔的“五色土”泥。他喜出望外,兴奋地用木勺舀在盆里,不厌其烦地筛、淀、压、碾,又晾干,制成干湿相宜的精料。

  说不清供春到底用了多少时间,一把从未见过的茶壶终于制成了。大银杏树的树瘿,苍老遒劲,壶嘴和壶把都有小枝相配。壶身两侧堆以树枝和树叶,惟妙惟肖。由于仿树瘿而制,所以供春给它起名“树瘿壶”。

  这次制壶的成功,使供春大受鼓舞,他抑制不住满心的喜悦,捧着新制的茶壶,恭敬地去请教老和尚。老和尚见了,连声赞叹:“好壶,好壶!后生可畏。”

  由于当时的文人对于“奇”有种独特的审美,他们认为“丑极”就是“美极”,如果一块石头达到了“瘦、漏、透、皱”的程度,这就是一块美石。这把看上去形态奇怪的树瘿壶正合当时文人的意,这种仿照自然形态的紫砂壶一下子出了名,更有文人用供春名字命名这壶为“供春壶”。

  据记载,传统供春壶是现今能看见最古老的、最为完整的花塑器造型,被世人称作紫砂壶“鼻祖”,也被认为是最早的紫砂壶,而他所作的壶通称“供春壶”,尤其特指那把“树瘿壶”。

  1952年前后,著名爱国人士储南强先生从宜兴到苏州,向国家捐献平生收藏的数十件文物,其中就有一把明代供春紫砂壶真迹!

  现在这把“树瘿壶”收藏于北京博物馆,但是储南强买的这把壶经他自己调查,认为这把壶应是由清末制壶名家黄玉麟所作。随后顾景舟、徐秀棠等紫砂大家也认为这把供春壶并非供春原作,而是后人所作。

  是真是假已不重要,无论如何,供春亲手所制的供春壶于如今已难得再见。对今天繁荣的紫砂市场来说,它至少是一款非常经典的壶型,展现出艺人的技艺和情怀,为紫砂壶的历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