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源老化测试

高薪月嫂为何难觅?深圳月嫂培训亟待规范
发布时间:2021-09-14

  业内人士表示,只有市场规范了,才能吸引更高素质的从业人员加入到深圳的月嫂队伍中来。(资料图片)本报记者姜志强摄

  深圳新闻网讯8日是“三·八”妇女节,深圳爱婴之家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芸却来不及庆祝自己的节日。接到记者电话时,她刚刚从南宁返回深圳,这两天,她专程到南宁去了一趟,参加当地妇联和劳动部门举办的招聘会。王芸告诉记者,今年元宵节后,节前离开深圳的月嫂已陆续返回深圳,但与去年员工人数最高峰时期相比,仍有几十人的空缺,由于今年有开分公司的计划,吸收“新鲜血液”成了王芸新年的第一件大事。但这次南宁之行却让王芸感到,要招到合适月嫂越来越不容易。

  两年前的现在,王芸根本不需要为了招工而外出奔波,上门求职的人几乎踏破了公司门槛,只等着她来挑。今年春节前,王芸多租了一部分宿舍,为新员工入职做好了准备,但节后却发现今年主动上门的求职者越来越少,无奈之下她只好亲自跑起了招聘。

  王芸告诉记者,今年春节前,由于月嫂返乡导致供不应求,月嫂价格一度上涨了10%,按照惯例节后随着人员逐渐回流增多,价格会有所回调,但由于招不到人,有了订单也不敢接,目前的人手只够做一些几天的散单,降价的事也一直不能落实,“现在市场最需要、最缺的是初级和中级月嫂,也就是每月收费在2500至3000元的月护人员。”她说。

  对于家政行业节前涨价、节后降价情况,深圳市好姊妹家政连锁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孟君说属于正常情况。家政服务行业节前节后在供求、价格等方面反差较大多年如此,但今年不只是月嫂,深圳家政服务的价格和员工薪水在节后一直保持节前位置,即使是初级保姆,去年每月工资在1200元左右,今年节后仍保持在1300~1500元。他说,虽然目前好姊妹的月嫂基本能满足客户需求,但市场对中级月嫂的需求仍然很大。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深圳月护服务价格近几年来节节上升,由最初的每月1000元至2500元,涨到后来的每月1400元至3500元,而现在要在深圳请一名高级月嫂,每月花费在4500元左右甚至更高。随着业务量的增长,供不应求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月嫂的“身价”也水涨船高。

  据了解,月嫂的平均工资比前两年上涨了1000多元,深圳中家家政公司人力资源总监艾小雄说,目前公司月嫂的最低收入为2200元,高的可达5000元以上,不亚于“白领”。业内人士介绍说,在深圳较正规的家政企业中,只有少部分月嫂可以领到每月四五千元的薪水,月收入2000至3000元左右较多,相比保姆每月一千多的薪资水平,月嫂在家政服务行业中是名符其实的“高薪一族”,同制造行业的技术工人相比,这样的薪水也算不低,但为何高薪还是难觅好员工呢?

  王芸告诉记者,深圳的月护业在全国起步最早,近几年发展也相当迅速,目前全国以深圳和北京两地的月嫂价格最高。但近段时间以来,内地一些城市的月护行业也大有追上深圳的趋势。她说,广西和湖北是深圳月嫂来源的主要输出地,这次去南宁她发现,深圳企业在当地培训下岗女工不如前几年优势明显,南宁月嫂最高收入能达到3000元,还能享受企业包吃住的待遇,这让当地下岗女工人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她们中很多人觉得,背井离乡到深圳工作还不如留在当地,同样有很好的发展。“如果还是招不够人,我们打算继续加薪。”王芸告诉记者,涨工资这一招是否有效,她说现在也不好说。

  最让王芸印象深刻的是南宁当地较为系统的培训体制,比如为了保证质量,当地劳动部门每一阶段只培训一定数量的月嫂,只负责推荐,去哪里工作随月嫂自己挑选,这就让深圳企业和当地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而在深圳,月嫂的培训基本上是由企业自己完成。

  艾小雄指,月嫂是家政服务员中的高新一族,而她们的高薪也需要全面的技能来支持。据了解,中家家政就在去年投资建立了深圳首家家政培训学校,开设了月嫂、育婴师、保姆等培训班,对家政从业人员进行专业化、系统化的家政技能培训。爱婴之家也一直将培训作为员工入职前和在职期间的重点项目进行打造,好姊妹和深圳其他一些正规家政、月护企业也纷纷开设了培训课程。

  企业参与职业培训,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如今月嫂在培养方面存在着输出人员素质无法适应市场需要的现实。艾小雄认为,总体来说,深圳月护业的培训仍不尽如人意,月嫂不能满足雇主要求,退回比例高也在一定程度上让雇主失去信心,对市场发展不利。业内人士建议,深圳有关部门应及早建立月护行业的培训标准和培训机构,打造适应深圳市场需要的月护人员,只有市场正规了,才能吸引更高素质的从业人员加入到深圳的月嫂队伍中来。

  本报讯深圳某家政公司的一名月嫂,接下一张公司安排的两月月护订单,但在工作了1个月后,她却以低价与雇主私下达成协议,并向公司请辞。两个月后,这名月嫂完成月护工作返乡。雇主却发现,家中数十万元财物不翼而飞,该雇主只好向月嫂原所在企业求助。在该企业和公安部门的帮助下,这名盗窃保姆在老家被抓获,雇主的损失得以挽回。

  这样的恶性案件虽是个案,但月嫂与雇主“签私单”的现象在深圳却不少见。深圳市好姊妹家政连锁管理公司总经理孟君分析,像这样“散”在社会上的月嫂主要有几种,一是家政企业的待岗人员,二是在企业之间流动,暂未与企业签约的人员,第三种就是与雇主私签协议的人员。这些人员约占深圳月护行业总数的20~30%。“企业培养月嫂的花费是普通保姆的两三倍,月嫂还未创造效益就离开企业,是企业的损失,也引发了一些社会问题。”他说。

  对此,深圳爱婴之家服务公司总经理王芸提出,能否将深圳本地“打游击”的月嫂集中起来,一方面解决了行业管理问题,另一方面也解决了企业招人难问题。孟君则提出,应由政府出面建立一家独立、专业的机构负责培训,但不要参与销售和员工分配,同时制定标准化的培训流程和合同管理方式。(陈姝)